久久爱免费视频在线观看

行业资讯

全国医疗保障工作会议召开,医保基金将重点监管

对于国家医疗保障局来说,2019年将是一个关键年份,诸多任务都颇具挑战;而对于整个医药产业来说,2019年国家医疗保障局的这些行动,或许将直接触发市场格局巨变的那一个按钮。

2019110日至11日,全国医疗保障工作会议在北京正式召开。国家医疗保障局党组书记、局长胡静林作工作报告,局党组成员、副局长施子海主持会议并作总结,局党组成员、副局长陈金甫、李滔出席会议。

2019年无疑是一个极为重要的年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关键之年”。也正因此2019年刚刚开始尚不足半个月的时间,全国卫生健康工作会议、全国药品监督管理会议以及刚刚结束的全国医疗保障工作会议便密集召开。

此次全国医疗保障工作会议的主题同样可以概括为两方面:一、总结2018年工作;二、部署2019年重点任务。其中,又尤其以国家医疗保障局在2019年的工作部署最为业界所关注。

整体来说,此次的工作安排释放了三个信号:

第一,维护医保基金安全将成为国家医疗保障局在2019年的首要任务;

第二,尽管过去一段时间医保纳入了不少抗癌药或是创新药,但医保基金“保基本”的原则将不会发生改变;

第三,医保目录动态调整、医保支付方式改革、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好使用试点等目前已经在试水并取得一定成绩的工作,接下来将坚定的进行下去。

1、医保目录:动态调整机制建立

2018年国家医疗保障局的重点工作安排中,“建立医保目录动态调整机制”被作为单独的一条内容列出。“发挥医保战略购买者作用,将更多救命救急的好药纳入医保。”

E药经理人从业界获得消息,医保目录的动态调整很有可能在今年3月份就将正式启动。而怎么调、谁进谁出,都是业界最为关注的问题。

E药经理人在此前就曾对“医保目录动态调整”进行过解析。我们如今所说的动态调整,实际上已经远远不仅限于对某一个目录的动态调整,而是有点类似于目前国家在药品招标、采购、使用、报销等各个领域中都在遵循的一种行为理念。从基药目录的调整,到国家医保目录的变动,再到辅助用药目录的更新,几乎都在以这样一种方式进行。

就医保目录的动态调整而言,实际上此前国家层面也已经有过多轮讨论,例如2017年原国家人社部就曾针对“医保目录动态调整机制”而公开征求意见。而在各类讨论之中,创新药的准入进一步加快,是一个基本的判断。而这种动态调整,有可能是以增加调整频率的方式来进行,而非目前几年一次大调整的模式。

除此之外,据E药经理人了解,未来医保目录动态调整的形式之一,很有可能是申请制,即由企业作为申请主体,主动提交将自家产品纳入医保目录的申请。企业方需要提供相关材料,例如药物经济学特点,以证明该产品的质量安全有效、性价比合适,包括能节省多少医疗费用等。在企业申请之后,再由医保相关部门进行审核以及价格的谈判。

至于说哪些产品会被调出,从目前来看,首先面临调出风险的,将会是辅助用药这类占用医保资金量大、临床疗效不显著的品种。目前最新版的医保目录中已经对这部分药的用药适应症进行了严格的限制,而下一步,或许就是直接调出。

而医保支付标准的设立,则将是配合医保目录动态调整使医保工作更为高效落地的关键措施。此次2019年国家医疗保障局工作任务重也指出,要继续深化医保支付方式改革,“充分借助大数据等手段,促进医疗资源合理配置”。

作为能够直接影响药品价格的关键因素,医保支付标准的调整其本质实际上市发现药品的真实成本,从而引导价格合理形成。医保支付标准怎么制定,甚至还将直接影响药品市场的竞争格局,例如原研与仿制的市场之争。同时对于某种类别的产品将会是极大打击,例如此前福建发布的地方医保支付标准,对于部分辅助性用药来说,基本上就是致命的打击。

2、药品集采等工作:继续坚定推行

2018531日,新组建而成的国家医疗保障局正式挂牌成立。到现在为止,也仅运行了半年时间。但在这半年时间里,国家医疗保障局却已经做出了不少工作,最具代表性,也是对行业影响最大的,即2018年底的“4+7城市药品带量采购”。

2019年国家医疗保障局重点工作任务安排中可以看到,药品招采制度改革,仍然将是接下来国家医疗保障局的工作重点。“继续做好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

首先,4+7城市药品带量采购在2019年年初要正式落地,目前已经试点城市出台了具体的落地细则,但同时也出现了4+7中标品种遭遇原料药涨价这种突发事件,而事实上这也正是4+7试点之前业界所担心的问题。也正因此,如何保证4+7试点城市药品集中采购在2019年顺利落地,无疑是国家医疗保障局会重点关注的内容,而其中所涉及的方面也将非常广。

其次,其他城市的联动以及试点规模的进一步扩大,同样也是重点问题。此前E药经理人获得的权威信息反馈是,国家层面希望非试点地区的采购工作要和当前试点推进相错开,并且不鼓励单纯的跟价行为。但4+7试点中标品种及价格公布之后,的确有企业主动开始在非试点地区联动价格,也有不少地方表示在接下来的招标采购中将把4+7采购结果作为重点参照标准。因此,如何协调试点规模的扩大,也是一个当务之急。

3、医保基金:堵漏洞,严监管

“把维护医保基金安全作为首要任务,持之以恒强化医保基金监管,压实监管责任,堵塞制度漏洞,巩固打击欺诈骗保的高压态势。”

在目前已公布的国家医疗保障局2019年重点工作任务重,关于医保基金安全的维护,被列在了第一位。而根据公开报道,在110日的医疗保障工作座谈会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韩正就在讲话中强调:医保基金是人民群众的“救命钱”,“要严厉打击欺诈骗保行为,尽快构建起医保基金监管的长效机制”。

而不管是工作任务表的排序,还是高层领导在会议中的讲话表态,实际上都已经将接下来国家医疗保障局打击医保基金欺诈骗保行为的决心表现得非常清楚。而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在过去的时间里,医保基金滥用、流失的情况已经十分严峻,而接下来的各项工作安排也都决定了对于医保基金的需求将持续增加。在这种情况下,查漏补缺,用重拳整治,加大打击力度,就成为了一件必须要做的事情。

事实上,新的国家医疗保障局组建之后,其率先开展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打击医疗保险中目前所存在的欺诈行为。20181121日上午,国家医疗保障局专门举行了打击欺诈骗取医疗保障基金专项行动发布会,已经旗帜鲜明的表达了态度。

而各个地方也已迅速落实,例如20189月以来,北京市医保局、卫健委、食药稽查总队等多个部门便联合行动,共发现136家定点医疗机构存在不同程度违规问题,严肃处罚22家,并处理违规参保人员947人,先后打掉10个涉案团伙,刑拘103人。山东则是在201811月展开了专项行动,经过检查,共有119家定点协议机构被解除协议,追回的医保基金高达2140.6万元。

4、使用原则:“保基本”原则不变

在过去一段时间里,为了能够在更大程度上增强患者的用药可及性,最大幅度减轻患者的经济负担,使患者真正受益,国家推出了一系列的政策,例如国家药品价格谈判等。在这些政策的利好之下,一些原本昂贵的药物实现了大幅降价,另一方面很多抗癌药、创新药也被纳入了国家医保目录。例如17种临床必需、疗效确切、参保人员需求迫切的抗癌药被纳入医保报销。

但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引发了社会关于医疗保险“保基本”的原则是否发生变化的猜测。

而在2019年国家医疗保障局重点工作任务安排中我们可以看到,“保基本”的这一原则仍然不会发生变化。

具体的表示,是“全面建立统一的城乡居民医保制度,健全缴费筹资政策。完善大病保险和医疗救助制度,建立待遇清单。坚持尽力而为、量力而行,发挥医疗保障在精准扶贫精准脱贫中的托底作用。”

其中的逻辑实际上已经比较明显。第一,在保证医保基金合理使用、杜绝欺诈骗保现象发生的基础上,进一步完成筹资机制。也就是说,一手管好“出”,一手管好“入”。第二,医疗保险只是国家设立的其中一个环节,针对不同的疾病情况以及现实问题,我们还有大病保险以及医疗救助等其他制度,不是所有的疾病问题解决都必须医保目录。第三,注意几个关键词:尽力而为、量力而行、托底作用。这也意味着,医保基金不是一个万能的解决问题的方式,其有归属于自身的准确定位。将更多临床急需的药品纳入医保,是“尽力而为”,但医保基金的可持续发展也必须考虑在内。

 

(来源;E药经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