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爱免费视频在线观看

行业资讯

两会 赵超:建立中药独立评价体系,胡季强:暂缓4+7非试点地区推广

    34日,“2019医药界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座谈会”在北京召开。代表委员们围绕中医药发展、药品招采、疫苗供应等行业焦点问题,提出了针对性意见和建议。

    赵超:完善评价管理机制是保护和发展中医药的关键

    赵超坦言,目前还有很多因素影响中医药发展、中西医并重。一是,符合中医药特点的现代中医药管理与发展体制仍未建立,社会与各部门对中医药的歧视和偏见依然严重;二是,西医药方法评价中药也亟待有国家标准规范;三是,中成药不良反应被过度放大;四是,医疗合理用药与医保控费管理矛头处处都在重点指向中药。

    据中国制药工业发展报告(2018)数据,中成药主营收入只有化药的一半。而医保对药品实际报销,中成药占比约25%,生物药约15%60%是化学药。中成药一般价格低廉,本不应成为医保控费的主要目标。

    赵超表示,应尽快建立符合中医药特点的评价机制,强化完善中药全产业链管理的发展机制,建立符合中医药特点、合理满足医疗保健需求的中药合理使用与中药价格费用管理机制。

    一是,中西联合用药是临床必需,不存在主次之分,需科学对待临床用量大的中药大品种。

    在西药联合中不分主次,联合的药物都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为何到中西联合用药时,就想当然地认为西药为主,中药次之呢?这样的认知没有科学依据,无法令人信服,应该被及时纠正。以避免中药大品种因临床疗效确切、用量大,却被“辅助用药”误伤。

    二是,中西医生比例失调,需加强中医医师人才培养。

    截止到2017年底,全国共有医疗医生机构98.7万个,医师总数达到339万名。2017年末,全国中医药卫生人员总数达66.4万人,比上年增加5.1万人(增长8.3%)。中医卫生人才发展不足,中医医师和中医药师占同类人员总数的比重偏低,特别是中医医师的比重还不到20%,需要加强中医医师人才的培养。

    三是,科学评价、理性对待中药注射剂,加快中药注射液再评价。

    20年来,在政府部门的引导和支持下,一批有实力、负责任的中药注射剂生产厂家通过与高等院校、科研院所的协同、合作,引进现代制药技术,完成了工艺升级改造,中药注射剂产品质量得以大幅度提升;同时通过开展大样本的有效性和安全性临床评价研究,提供了越来越多的临床疗效及不良反应的科学证据;作用机制研究逐渐深化,强化了中药注射剂产品的质量可控性及其临床规范应用,提高了临床疗效,保证了医疗安全。

    第四,建立中药独立评价体系。

    当前的中药创新药临床评价体系,没有充分尊重中医药理论体系和中医药的特点,而是基本参考了西医的临床评价体系与评价指标,中西医是完全不同的医学体系,中医是经验医学,辨证施治,讲究从整体观来治疗;而西医是辨病施治,讲究循证医学。创新药的评价,均以医疗机构、科研院所等为主体,企业参与程度低。

    应该建立中医临床证候的诊断标准、疗效评价技术与方法应用于中药药效学研究,制备符合中医临床病证特征的动物模型,建立动物模型的中医证候评价技术与方法,构建反映中药临床疗效与作用特点的中药药效学独立评价体系。

    胡季强:应立即对短缺药品放开招标采购和价格管制

    胡季强认为,应切实改变由政府统一包办集中采购(招标)的做法,变成由政府来制定规则,提供服务并监督质量和交易公平,具体买卖业务由供需双方自行负责质量、价格谈判、采购及付款。发挥市场竞争择优机制,鼓励医疗机构自发的联合采购,促进现代医院管理及监督机制的建立,确保惠及百姓。

     胡季强建议:

    审慎对待4+7非试点地区联动,暂缓进行更大范围推广

    建议对有关试点做法的推广应当采取审慎态度,认真听取各方面意见并提出解决办法,不鼓励非试点地区不考虑“量价挂钩”,盲目比照试点地区药品集采价格进行集中招标采购。同时,对试点地区政策执行情况,尤其是要密切关注政策执行中出现的问题和客观地评估其对药品保障供应的可及性、安全性和对医药行业的发展带来的影响,对各方面的意见建议进行认真追踪和评估。一要评估对一致性评价及产业创新的影响,二要评估对医疗机构作为药品采购和医保支付的责任主体的影响,三要评估对市场在药品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与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的影响。建议建立供应保障的评估、预警及应对机制,防止出现因供应短缺影响患者治疗的问题。

    加快落实医保支付改革,区别药品交易价格与医保支付标准

    药品交易价格与医保支付标准是完全不同的概念,一个市场决定,一个政府决定。市场主体之间的实际交易价格是制定医保支付标准的重要参考,但不可等同。建议要明确区分这两者,不要混为一谈。更不要把医保支付标准仅仅当做了一个压价的工具。

    建议参考近年来各省招标采购中标价数据,制定医保目录药品支付标准(报销金额),按照同一通用名同一支付标准的原则,节余留用、超标自补。既要确保医保基金收支平衡合理节余,又要鼓励医保机构采购质优价廉产品,并兼顾患者的用药选择权。

    推进改革现行国家基本药物制度,以及相关建议

    建议减少基本药物品种总数,纳入基本药物目录的品种由医保百分之百支付或给予较高的支付比例。具体品种直接从国家医保目录中勾选即可,不必另行制定。

    目前还没有兼顾解决药品价格的虚高和虚低,没有建立防止低于成本价报价的机制。药品集中采购既应该把虚高的药价降下来,也应该把虚低的药价拉上去,从而避免因价格虚低而导致断供、短缺。但这次试点依然只抓虚高没抓虚低,是个明显的缺陷。建议建立药品集中招标采购的市场化价格调整机制,当量和质达不到要求以及原材料价格上涨时,要及时通过市场在药品资源配置中的机制调整药品价格,以保证供应。

    对于通过一致性评价的基本药物、低价药品,本身经过数年招采降价,采购价格巳经很低,现原料价格不断上涨,需综合原料及运输成本,与企业谈判,不要再参考新药品种的降幅基准进行降价,一味追求降幅的“一刀切″企业已难以承受。建议药品集中招标采购要更多支持药品一致性评价工作,对通过一致性评价的药品要留有更多发展空间和给予更加合理的价格。

    对于短缺药较大面积形成,和前一阶段药品集中招标采购过程中,不分品种全面唯低价是取有直接关系。建议立即对短缺药品放开招标采购和价格管制,鼓励国内企业生产销售,也不必再一味加大免税力度从国外进口。

    安康:急需建立流感疫苗国家收储机制

    安康在今年“两会”上的一份重量级议案为“关于建立流感疫苗国家收储机制的建议”。其坦言,我国流感疫苗实行自费接种政策,接种率不足2%,更不可能覆盖需要接种的重点人群,一旦有疫情,人群聚焦的地方如学校容易发生爆发,进一步加大疫情的扩散,导致疫情的蔓延。

    而由于流感疫苗季节性强、生产检验周期较长,同时作为二类疫苗缺乏相应的计划造成生产与市场需求脱节。世界卫生组织每年2月份公布北半球流感疫苗生产毒株,生产企业根据现有情况向相关机构购买毒株及标准品,毒株没有改变,可以立即安排生产,如毒株发生变化,则需重新从国外购买毒株及标准品;流感疫苗从原料准备、原液生产、成品配制、送中检院批签检定全部周期需要5-7个月。

    另外,目前各省疾控机构招标时间不统一、规则不统一、平台不统一、入围企业数量不统一且没有采购数量,导致企业无法明确市场需求和企业市场份额来合理安排生产而造成供应缺口或浪费,若出现流感疫情后再组织企业增加生产量根本来不及,将错失流感疫情防控最佳时机。

    安康建议,建立流感疫苗国家收储机制,每年国家收储一定数量的流感疫苗应对突发疫情,年初由工信部向流感疫苗生产企业下达收储计划,在流感疫情爆发时由国家卫健委疾控局根据疫情情况统一调拨,若流感疫情未爆发,可用于老人、儿童及医务人员等特殊人群的接种。

 

    (来源:医药经济报)